追求健康快乐与和谐发展——我的“主席”生涯小记

时间:2020-10-16浏览:471作者:龚国庆来源:工会设置

为人愚钝,性格也倔犟(头上生着两个发漩),再加上喜欢看书(几天不看书,就感到心里发虚)以及不喜欢应酬(包括喝酒),我一直欠缺从政当领导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下海淘金的万丈豪情,学术选题也只想在有益社会生活、应对单位考核和丰富自己精神之间求得某种平衡。


(在三十八年大学任教生涯中,我出版的三部学术著作;通过追求文明进步以实现民族富强和人性圆满,是贯穿我的学术思想以及实践的主旨。)

也许是因为我对体育运动的热烈爱好,再加上一点热心肠,从20世纪80年代,我开始兼任浙江师大历史系工会委员以及校工会委员。从1991年开始,我兼任历史系工会主席。此后,校工会委员一直兼着,历史系工会职务因于90年代末到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曾有中断。

1999年底,浙江师大中文系与历史系合成人文学院。2000年,经学院党委提名和全体教工选举,我荣幸地担任人文学院首届工会主席。2003514日,我在《人文学院首届工会工作报告》中说: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工会所做的工作,具有“互补性”:党政领导所说所做的一切,似乎是使大家紧张起来;而我们工会同志所说所做的一切,似乎是使大家轻松下来。作为个体,我们平时过的是一种高度个体化的生活,闭门独居做学问,贯穿生命历程的是一种与众不同、标新立异以及“啃猪头肉,坐冷板凳”的精神;而我们工会同志做的,似乎是要大家聚到一起来,即时性地喝一杯热酒,吹一通牛皮,眨一眨眼睛,送一道秋波,露一下甜美或慈祥的笑容,然后心头热热地回家睡觉做梦,再去拥抱新一轮的太阳。

2003年,我以要写科研论文评教授的不可抗理由,不再续任主席。当年11月,我幸运地顺利通过中国近现代史专业教授资格评审。2009年,我的继任者因升迁而离开人文学院,在学院领导的强烈召唤和诸多同事热烈推动下,原先执意不回头的我,又开始踏上新的十年主席路。

2010118日下午,在人文学院双代会上,我曾经这样说:

我们为什么要做学问、搞教学?答:让生活更美好(让社会生活,也让个人生活)。千万不要抓了枝叶,丢了根本。

我们对进一步做好工会工作充满信心:有以往的良好工作基础,有各级领导对人民幸福的关注,最最最重要的是,有全院教工对人文关怀的渴望——这是我们做好工会工作的根本基础。

我有一个梦:因为参与了院工会组织的活动,某位老师多笑了一下,思想火花多闪了一下,某个句子写得更加通顺流畅一点点……

201464日,在学院工会进行换届工作前夕,我曾以正式信件的形式,向学院党委李书记提出,希望自己不再进入新一届院工会委员会,“为更有创造精神和工作活力的新人让路”。李书记回复说,“这些年如果没有你带领工会开展工作,学院不可能是现在的状态”。她坚决拒绝了我的不再续任的要求。于是,我一点点辛苦却是满满幸福地继续走在主席路上。


(20141122~23日,武义牛头山,人文学院教工周末休闲活动)

20092019这十年,人文学院工会的基本工作目标始终是“让每位教工更健康快乐,为人文学院更和谐发展”;这十年,通过学院工会积极参与建设,“以人为本,有序竞争”日益成为人文学院文化的主旋律;这十年,通过学院工会全体同仁精心组织、策划丰富多彩的活动,为各位教职员工搭建展示专业以外才能的平台,创造释放巨大工作压力、增进身心健康的机会,构筑增进同事友谊的桥梁,让老师们既是工作中的同事、又成为玩耍中的伙伴,让“健康工作,诗意生活”成为人文学院老师口中最为流行的用语之一。


(2018919日,在金华北山鹿湖之畔,举行迎接新教工活动)


(2018912日,人文大楼外广场上举办了别开生面的趣味活动之后合影)


为了写人文学院第五届工会工作报告,我在201914日凌晨3点半醒来时,想到了一段话,在手机微信的“收藏”中写下来:

人,人的生命健康,人的生活欢乐,是历史的目的;文,文化,文明,是通向历史目的的阶梯。坚持人文精神,就是坚持人的主体性、目的性,始终追求人的健康和欢乐;就是坚持文化的不断损益,追求文明的不断进步,以文化人,以文养人,不断以文化建设、文明进步来促进人的健康和欢乐。

这一人文主义的理想,我在《人文学院荣休仪式感言》中有了更进一步的论述:

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曾经说过:“述往事,思来者。”追述往事,是为了追求理想。

我希望,全体人文人以及全社会所有的人都能够坚守人文精神。人,人的生命健康,人的生活欢乐,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历史的终极目的;文,文化建设,文明进步,构成通向历史终极目的的阶梯。坚守人文精神,就是坚持人的主体性,“物物而不物于物”,要做物的主人而不做物的奴隶,始终追求人的健康、欢乐和发展;坚守人文精神,就是坚持文化的不断损益,追求文明的不断进步,以文化人,以文养人,不断以文化建设、文明进步来促进人的健康、欢乐和发展。

 


(人文学院教工小家中的字匾)

人文学院工会的工作,得到了广大教工的热情支持,收到了良好效果。人文学院工会连续八年、四度获评校“模范教工小家”。201111月,我获评浙江省教育系统优秀工会积极分子。

2019117日早上,即在我卸下学院工会工作的次日,感觉很轻松的我,在学院教工微信群中说:“从今天开始,不要称我‘主席’或‘龚主席’,回归‘老龚’或‘龚老师’。祝每位老师更健康快乐!祝人文学院更和谐发展!”结果引来老师们的一大堆赞美词语。有的说:“龚老师的真情、大气、担当、奉献,永远激励着我们!感谢龚老师!”有的说:“在来来往往、往往来来的人生,让你在心里热泪盈眶的人,可能并不多。祝福主席!”其中一位历史学青年副教授这样说:

我知道龚老师是内心光明而且行动温暖的人,不过我也挺好奇,学历史的龚老师(我一直觉得历史太沉重),如何能这么乐观呢?……(后来)才发现原来龚老师其实很懂历史的沉重,只不过,他将它们都沉淀下来,变成内心的明镜,在工作和生活中选择成为公正、乐观之人,而且,做得比说得更好。这,让我敬佩!

学院办公室一位老师说:“龚老师在学院工会文化和人文氛围塑造上功不可没!”更让我意外的是,2019117日早上,刚在去年下半年新加盟人文学院的曹志耘教授单独给我发来微信:

龚老师好!我感到您对人文学院的和谐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大家都很感谢您!您对“人”“文”二字的诠释也非常好,我很赞同!

哈哈!得到这么多知识精英和青年才俊的点赞,得到这么多勤劳、聪明、美丽的人文人的感谢,我知足了。我无悔。


(201639日下午,陪伴人文学院女教工进行“健走霞客古道”的活动)

我感谢领导的信任,感谢同事的支持,感谢亲人的鼓励。

和亲人们、朋友们一起,我将继续美好人生的旅程……


                        2019227116分定稿并发布在“大雪飘飘”公众号

20201015日晚修改(所述时间以2019年写作时间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