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这里走过――2018暑期中东欧纪行

时间:2018-09-18浏览:2作者:邱江宁来源:人文学院设置

开笔之前,先来一组图片,告知和回顾:我们在2018年,7月31日下午起至8月15日深夜,巡游中东欧地区德国、捷克、奥地利、匈牙利、斯洛伐克、波兰等国家,曾在德国的柏林、德累斯顿,捷克的布拉格、克鲁姆洛夫、库纳特霍尔,奥地利的哈尔施塔特、萨尔斯堡、维也纳,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斯洛伐克的科希策,波兰的克拉科夫、佛洛茨瓦夫等地很漂亮优雅地走过。

二战历史的特殊印迹

我们的这趟旅行被称作是东欧之行。其实,东欧与西欧的概念多来自政治性意义的划分。二战末期的雅尔塔会议,就战后势力范围进行了商榷,英、美把持捷克以西的“西欧”部分,苏联控制着捷克以东的“东欧”部分,这个概念一直延续至今。而从地理位置上来讲,捷克、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这5个政治意义上的东欧国家,因地处欧洲中部而被单独称为中欧。游历中东欧国家,某种程度而言,是在对二战带给中东欧国家的各种印迹进行历史探寻。

此行的第一站:德国柏林的勃兰登堡门,它既是柏林的标志,也德国的国家标志。作为仅存的柏林老城城门,它也见证着德国的兴衰以及东西德的分裂与统一。与它命运稍似又极不同的柏林墙,则以其被修筑与被推倒直接见证着德国的分裂和统一。1990年9月28日,来自21个国家的180位艺术家在长达1316米的柏林墙上,创作了不同主题的绘画。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有Dimitri Vrubel的《兄弟之吻》。如今那些曾经隔离着东、西德民众的政治墙垣都被游人们当做背参照物以标记“到此一游”,真不免对历史喟叹再三。

对于捷克,如果没有亲历亲见的话,我的知识性偏见也许很难消除。1968年1月5日,捷克新领袖亚历山大・杜布切克开始政治民主化运动,即“布拉格之春”。同年8月20日,苏联及华约组织成员国武装进入捷克,扑灭了这场运动。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布拉格街头挤满了人群,最终导致捷克斯洛伐克没有经过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就完成了政权的和平转移,捷克斯洛伐克摆脱了前苏联的影响。不过,随着民主化的影响,斯洛伐克也出现了日益强烈的独立建国主张,最后导致斯洛伐克于1993年宣布独立,捷克斯洛伐克的联邦体制也告瓦解。而这次斯洛伐克的和平独立与联邦体制的和平瓦解,也被称为“天鹅绒离婚”。经停于布拉格街头,循着导游的讲解,才明白不了解一战的背景,便不会明白《凡尔赛条约》对于欧洲格局的深远影响,也不会真正理解二战爆发的根本原因,更不会理解西欧、东欧分裂的深刻源头以及当地人们对于“东欧”这一政治概念的厌嫌之感。

距波兰第二大城市克拉科夫西南60公里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是德国纳粹分子在1940年建成。在1942-1944年间,大约有110万人在这里被杀害,其中绝大部分是犹太人。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波兰,将剩余的人们从其中解救出来。而非常具有反讽意味的是, 1940年春,苏联对被俘的波兰战俘、知识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务员进行了有组织的大屠杀,约2.2万名波兰军人和公民在苏联斯摩棱斯克州以西的卡廷森林被集体杀害。1943年4月13日,攻入苏联的纳粹德国宣布在卡廷森林发现大批波兰军人尸体,并称这场屠杀为苏联所为,苏联随即予以坚决否认。当我走在集中营时,不经意中看到墙上的这句话:“Those who do 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的确,不忘记过去的根本意义在于不要重犯。1947年7月2日,波兰国会立法将奥斯维辛集中营旧址辟为殉难者纪念馆;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而苏联和波兰两国一直就“卡廷”事件争论不休;直至1990年4月13日,波兰总统访问苏联时,苏方才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称其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

走在遍布牢房以及焚尸炉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人行道上,天又高又蓝,绿草茵茵如席,清风吹过,一拂在集中营中的阴暗、沉重之感。我记起波兰女作家维斯瓦娃・辛波斯卡的诗句:“我们继承希望――领受遗忘的天赋。你将看到我们如何在废墟中生养子女”,并从心底感佩维斯瓦娃。我想这是包括波兰以及整个欧洲可以历经劫难而重生、且再次繁荣的最值得注意的精神底气。

山川地理之游

我们的中东欧之行,15天走6个国家,一路跋山涉水,所到之处,听导游背书,再兼拍照留影,不能不说,只是浮光掠影地走过看过,看似美丽的照片,回来之后连时间、地点都模糊了。但就有那么一些地方,哪怕只是浮光掠影,哪怕只是随便走过,它也能惊鸿一瞥般地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奥地利的哈尔施塔特可以说就是我们此行中最美、让人难以忘怀的人间仙境。哈尔施塔特是奥地利萨尔茨卡默古特地区的一个湖区,哈尔施塔特的“Hall”可能源自于古克尔特语的“盐”,因为哈尔施塔特小镇就是作为奥地利著名的“盐都”而致富。这座“世界最古老的盐都”,因为气候温暖,且坐落于险峻的斜坡,有着宝石般清澈明丽的湖泊,小镇到处可见童话般清幽美好的住宅,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小镇”。我们去的那天正好下雨,不似前面几天的游览地区那样艳阳高照,天气燥热,而且雨后的小镇,阳光透过雨雾洒在湖面和小镇的住宅周围,格外的清新舒适。

因为与团员们走了不同的道路,我们一直在小镇的居民区游走。而雨后的清晨,小区居民不知是猫在屋里看雨,还是尚在黑甜梦乡,静寂的小道上只有被淋湿的小猫和吃草的绵羊很惊讶地盯着我们游荡和观览。家家户户的小木屋被镇上富庶而闲适的居民装点得各富情趣、别有特色,不断地绊住我们游走的脚步。等到集合时间快到的时候,我们才匆匆走在湖边,与山水、湖畔合影留念,好吧,差点就错过了世间最美好的仙境景致了。

导游也再次发挥了他神一般的力量,竟在小镇上给我们订了当地餐,有烤肉、土豆还有冰激凌,世间唯有美景与美食不容错过,我们竟然一举得兼,同行的小卜一直美滋滋地感慨,这是她最喜欢、印象最好的一顿西餐。的确,就着露天的美景,赏着湖光山色,优雅地吃着西餐,才算不负我们心心念念的欧洲之行啊!美哉,妙也!谢谢哈尔施塔特、谢谢我们的史导以及荣导。

与哈尔施塔特湖区小镇明净天然的环境相比,克鲁姆洛夫小镇可谓是人境与仙境双修的最佳所在。距布拉格约160公里,位于捷克南部波希米亚地区的克鲁姆洛夫,是仅次布拉格古堡的捷克第二大古堡。拉丁文和老德文的“克鲁姆洛夫”意思是“高低不平的草地”, 捷克原文是“Cesky Krumlov”(所以又被称作CK小镇),意思是“河湾中的浅滩”。这座河湾小城位于伏尔塔瓦河的上游,整个小镇被流经该处的马蹄铁形的、宽阔蜿蜒的伏尔塔瓦河环抱着。13世纪以来,小城因为处于一条重要的贸易通道上而逐渐繁盛,所以这座城市大部分建筑建于14世纪到17世纪之间,镇上逾300座的历史建筑群,融合了中世纪的哥特式和巴洛克式风情,错落有致,优雅精巧。无怪要被称为“中欧的魔力城市”、世界上最美丽的小镇。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单里的世界遗产,小镇的石板街、流水、桥堤构成了古镇的一切。走在克鲁姆洛夫小镇上,看着如黑啤一般的伏尔塔瓦河水环绕着静寂的小镇,听着汩汩水声中夹缠的一些稀疏喧哗,想象着小镇制高点处的古老城堡里人们的寂寞与浪漫,恍然有些理解且不禁喜欢上小镇那些明艳斑斓的屋顶和被岁月摩挲、椠橐得光滑紧实的石头路了。

灿烂历史文明的巡游之旅

美好年代是旧世界最后的辉煌。1901年当世界终于迈入20世纪,老欧洲就被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所充斥。在现代化道路的指引下,西欧一直努力寻求变化,相比而言,在中东欧国家和地区,古老欧洲的文明精神渗透进他们的历史进程中。刨去其政治表皮,那些在西欧完全消失的古老欧洲的感觉,却在中东欧国家和地区保留得相当完整。所以从柏林到德累斯顿,再来到捷克,穿过克鲁姆洛夫,又由萨尔茨堡到达哈尔施塔特,走近维也纳,又穿过布达佩斯的广场,来到斯洛伐克的科希策,到达波兰,再回到捷克的布拉格,穿行徘徊于这些中东欧国家的广场、大桥以及街头小巷和城堡教堂,既仿佛追随古老灵魂的寻梦回家之旅,又像是对古老欧洲灿烂历史文明的一次巡游学习。

就在我们还沉迷于中世纪萨克森王朝所在地德累斯顿那仿佛“易北河畔的佛罗伦萨(Elbflorenz)”的风姿,被富丽奢华的撒克逊国家歌剧院(俗称森帕歌剧院)迷得东西左右地拍照,徘徊于广场边上用梅森瓷器嵌制完成的壮观的列队墙之际,转眼就到了布拉格的老城广场。正惊诧于布拉格老城的门牌标记,为他们用红、蓝两色门牌标记城市建筑而恍惚之际(布拉格人用蓝色门牌标记实际门牌号,用红色门牌标记建筑文物号,号码越小的红色门牌,建筑时间越早),转瞬就被布拉格年代不一、风格各异的建筑弄得有些迷失;还在仔细辨认和纠结着那些建筑到底是文艺复兴风格还是新文艺复兴气质;是洛可可气质还是典型的哥特味道;是被拜占庭式样占据了主体还是巴洛克风格据为上游,突然又被导游富于煽情的讲解带入到波西米亚文化的氛围中。导游在讲解中感慨道:波西米亚人很神奇,他们一打仗就投降,所以会有极其厌战的好兵帅克从文学作品中冒出来,但是,这没有亡灭它的精神,反而吸收欧洲的多元文化,并随着伏尔塔瓦河流到今天,依旧滋养着欧洲的文学与艺术以及其他的文化内容。这种感觉在布拉格古老的查理大桥上,会来得更加明显。这座兴建于1357年的古桥,以罗马天使桥为样板,将典型的哥特式建桥艺术与巴洛克雕塑艺术完美结合,使人无论是端详平静无波的伏尔塔瓦河,还是远眺河两岸的布拉格山城,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看风景的感觉,布拉格果然不是一趟就能游够的啊。

尚未从波西米亚文化气质中走出,大巴车就已把我们载入奥地利国境了。奥地利在过去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古老发祥地;在今天,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却凭借着物价的平稳,东、西方交流的畅达,交通的便捷以及文化的繁荣俨然世界最宜居的城市。讲起古老欧洲的文明进程,始终都离不开欧洲最古老的王室家族哈布斯堡家族。从懦弱的鲁道夫一世到睿智强大的特蕾莎女王,再到勤奋却不算明于时势的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以及被《茜茜公主》电影炒热了的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王后伊丽莎白・亚美莉・欧根妮,等等,一个个国王、王后,公爵以及公主的生世传奇嵌入中世纪欧洲的文明进程中,使得欧洲城市的每一处城堡、宫殿、教堂仿佛都吸入了精魂似的富有生命和气场。

循着导游引领的道路穿行维也纳老城广场,仰望广场中心矗立着的特蕾萨女王(1717-1780)的雕像,不免感慨万千。就是这位哈布斯堡王朝唯一的女性统治者,一生共育有5个男孩,11个女孩,这16位子女将哈布斯堡家族与欧洲其他王室牢牢地黏连在一起,既巩固了哈布斯堡家族在奥地利的统治,也将哈布斯堡王朝推向了极盛。在维也纳简略地了解到了哈布斯堡王朝的历史,听过茜茜公主的传奇,也匆匆巡览了美轮美奂的美泉宫了,当然也拜祭了被导游戏谑了半天,中国游客必去的维也纳“金色大厅”。可能是天气太热,可能是人潮太汹涌,也可能是我们过多地在维也纳的奢侈品大街上逗留了,更可能是因为接下来的那座城市――匈牙利布达佩斯太出乎意料了,所以,从维也纳“嗖”的一下就到了布达佩斯。

据说,前总书记夫人说过一句话:“没想到布达佩斯这么漂亮”。的确,相比于声名远扬的布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实在太漂亮了,太富有魅力了。与捷克、奥地利等土著欧洲相比,匈牙利人是典型的外来民族。许是因为已加入匈牙利国籍,又或者是因为匈牙利是欧洲的传奇,导游在讲起匈牙利民族的迁徙、匈牙利人对欧洲的贡献、匈牙利国家的繁荣、匈牙利文化的多元灿烂时,几乎是铆足了劲,哪怕是顶着烈日、声嘶力竭也毫不在惜。好吧,的确是因为导游的讲解,我们知道来自东方七个民族组成的突厥大军一路向西,于公元896年在多瑙河盆地定居下来。又于公元1000左右建立匈牙利王朝,国王率领全境臣民归顺天主教,从而最终落脚欧洲。1867年,在茜茜公主的斡旋和努力下,匈牙利与奥地利缔结为奥匈帝国,正如奥地利国王所宣誓的那样,“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匈牙利人”,匈牙利以此迎来了长达70余年的发展盛期。1896年,作为匈牙利人定居欧洲1000年的千禧年,布达佩斯以“千禧盛典” 为主题大兴土木,并举办了当年的世博会。兴建了渔人堡、英雄广场、欧洲大陆上第一条电气化地铁、以湖心岛为中心的匈牙利艺术建筑博物馆――“胡尼奥迪城堡”以及包括城市园林在内的安德拉什大街,等等。直到我们到达布达佩斯,英雄广场依旧蓝天白云、湖水澄澈,大街富于古貌,而城市依旧绽放着美丽而神秘的光彩。傍晚,迎着习习的晚风,我们踏上游轮,以体验和观览布达佩斯作为“多瑙河上的明珠”的风采。欧洲那么多条富有诗意的河流,却没有哪条河像多瑙河一样流经的国家那么多,它发源于德国西南部的黑林山的东坡,自西向东流经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乌克兰,在乌克兰中南部注入黑海,流经9个国家;其支流又延伸至瑞士、波兰、意大利、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捷克以及斯洛文尼亚、摩尔多瓦等7国,最后在罗马尼亚东部的苏利纳注入黑海。多瑙河上那么多著名的欧洲国家,却没有那个国家和区域能像布达佩斯那样,被冠以“多瑙河上的一颗明珠”。在无边美好的夜景中,我们已经完全分不清是布达一侧的城堡山、马加什教堂、渔人堡、布达皇宫、自由女神让我们沉迷,还是佩斯一侧的国会大厦令我们惊叹,又或者是那连接布达与佩斯的一座座形制不一的桥令我们感慨了。

走过匈牙利,到达波兰。我们没有去波兰的首都华沙,而是去了历史遗迹保存得相对完整的克拉科夫城和弗罗茨瓦夫。而无论在克拉科夫老城广场上还是坐落于克拉科夫边上的世界遗产维利奇卡盐矿,都挤挤挨挨着肤色与眼睛颜色不一的游人,让人完全意识不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离这个地方其实不远,或许这也正是这个历经劫难的中欧国家,总能涅�重生的根本原因所在吧。

除了教堂,还有建筑

到欧洲旅行,看过城堡看教堂。作为基督教的故乡和最大群的信徒所在地,欧洲文化的精髓一多半都体现于教堂。不论是细品那些古老的教堂建筑,还是被美丽迷人的教堂氛围环绕,都是相当必须也相当不错的体验。应该说这一路,导游在我们耳边叨叨得最多的就是关于宗教的故事和教堂的建筑。说实在的,缺乏宗教信仰基础的我,很期望自己能努力记住宗教发展的线索,宗教改革的节点以及一些由宗教信仰而导致的重大历史事件,但总是收效甚微。走出大巴,实景实地地循着导游的讲解来看那些教堂,领会那些建筑的艺术,还是每每在心底泛起涟漪。可以说关于欧洲建筑的所有阶段的所有艺术精髓都深刻地体现于欧洲大大小小城市乡镇的教堂中。

让我深感讶异的是,在波兰井深三百多米的维利奇卡盐矿中,竟然还有一座颇为壮观的教堂;而在捷克库特纳霍尔小镇上,居然有一座世界闻名的人骨教堂。特别是后者,尤具典型。之所以会在这座小镇出现这一教堂奇观,是因为13世纪时,当地的修道院院长亨利曾奉波希米亚国王奥克塔文二世之命,将从圣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一把泥土撒在教堂周围的墓园里。因为这把“圣土”,这座教堂的墓园被波希米亚地区,甚至中欧富豪们视为身后福地,人们纷纷将尸骸葬于修道院的墓园中。而发生于14世纪的黑死病以及和15世纪的宗教战争,又使得墓园仅3500平方米的空地上,有了3万多个坟墓。于是修道院计划兴建另外一座礼拜堂来容纳两百多年来荒废的遗骨,这项任务最初交由一位半盲的僧侣来执行。到了16世纪,有其他教士开始把骸骨搬进教堂,并堆成金字塔状,因为骸骨实在多,于是有人索性把骨头当作装饰素材,终于促成这座人骨教堂的诞生。中间图片中的人骨雕塑,除了那顶富有象征意味的王冠之外,最神奇的是用人骨拼接成的乌鸦行状,让人骇异的同时也不免感叹万分。

必须有音乐

如果说欧洲对世界游客的巨大吸引力,是因为它灿烂的文明的话,那么音乐一定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就如我们的先人用《九歌》与神进行对话一样,在以基督教为主要信仰的欧洲世界里,音乐是人们与上帝沟通的重要媒介。可以说,心灵深处是灵魂歌唱的天堂,只要有音乐在心底,精神与灵魂应该就不会被禁锢,生命的灵性也不会干涸。在我想来,如果要想理解或融入欧洲人的世界,音乐可能是最好的方式。更为甚者,音乐与歌剧或许也是隔开上层贵族与普通民众以及外来移民的重要介质。我们这一路共有两位导游,前一位导游姓肖,是位工科的硕士,还曾在德国的大众汽车公司实习过,在柏林已经生活了八年,说起柏林的歌剧院、德国的音乐,便情不自禁地生出一些自豪感来,仿佛可以理解那些音乐与歌剧中的情感便已然成为德国的一份子。而后面一位导游姓史,在匈牙利已经生活二十年。作为常年行走在阿尔卑斯与巴尔干山脉的全欧洲导游,史导在谈及欧洲的音乐与歌剧时,热情得几乎有些煽情。让我们深感讶异和佩服的是,他坐在第一排,面对着车窗玻璃,竟然能像说书一样地说道,情至深处,恨不得直接给我们上演整部匈牙利人迁徙史,或者为我们表演歌剧《波西米亚人》。在萨尔斯堡,讲到莫扎特的天才创作,以及他的作品《弄臣》《魔笛》《土耳其进行曲》《费加罗的婚礼》,卡拉扬极富才情的指挥时,感觉史导那种激动的情绪甚至要哽咽了,他对音乐看来是灵魂深处的喜爱了。事实上,他也的确在车上声情并茂地背诵着《波希米亚人》中的著名爱情咏叹调:《你那冰凉的小手》和《我的名字叫咪咪》的歌词。有那么一阵子,在史导的刺激下,车上的许教授也开始掉书袋了,因为他曾经写过《音乐知识与欣赏》,所以为大家讲述起西方音乐来,也如数家珍。而张静老师为大家哼唱《祖国你好》时,她的外孙女萱萱在一边恰到好处的和声配唱,明媚的女高音与干净的童声合于一处,几乎天衣无缝,令一车人昏然的情绪突地一振,仿佛高爽的天空忽有鸽哨声一样让人舒坦莫名。

无论音乐神童还是指挥大师又或者大量修养超凡的皇室成员以及贵族们留下多少美好的音乐作品和与音乐相关的建筑,对于欧洲文明的发展来说,最重要的是,欧洲皇家及贵族对民众的引领和影响,这才带动着欧洲民众音乐素养的普遍提高,进而也推动着欧洲文明的发展进程。好吧,看图说话。下面所插入的图片,从德国柏林的广场、捷克布拉格的查理大桥、波兰的克拉科夫广场、克鲁姆洛夫的城堡通道、克鲁姆洛夫的木头桥上等地方撷出,有男人、女人,老人、女郎,他们看起来有些像是学生,有些像是流浪者,有些甚至像专业的艺术从业者。他们或者单独表演,或组队合奏;乐器很多我认不出。而无论他们的眼神是明净、哀悯,又或是热情、忧郁,茫然或者沉婉;又无论他们是站在空旷的广场上,还是在人潮如织的大桥上;又或是街头、巷尾,教堂边以及公园一角,他们都仿佛无人经过,兀自弹奏或歌唱。且让我们这些不停步的游客为专心演奏的人们打个Call吧。

哇哦,还有彩蛋!

出门旅行,如果一切都按部就班或者诚如事先预想,固然很不错;但是如果有出乎意料的所在,那就更好。多亏许序雅教授丰富的世界历史背景,我们去了德国的德累斯顿,波兰的克拉科夫、弗罗茨瓦夫,才知道德国不只有柏林,波兰不只有华沙。

作为原东德著名工业中心的德累斯顿,曾长期是萨克森王国的都城。从13世纪开始,德累斯顿见于史籍记载,市内多15-19世纪、精美的巴洛克建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1732年完成的茨温格尔宫。这座巴洛克式宫殿重曲线、重装饰,华丽炫目。中间是占地1万平方米的方场,宫殿建筑围成一圈,宫内处处有精致的石雕,最美的是大喷水周围的出浴仙女塑像,姿态神情各不相同。在德累斯顿辟有专供陈列古代东方、希腊、罗马以及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至现代欧洲各国的油画、版画、雕塑等艺术珍品。到了德累斯顿,在导游舌灿莲花的讲解下,我们的注意力完全被广场周围诸如用梅森瓷器嵌画而成的列队墙、森帕歌剧院和广场周围的建筑所吸引。不得不说,老建筑凭借其古旧面貌中所焕发出迷人的韵致,让我们转了又转,叹了又叹,以至于都没有时间好好地观览茨温格尔宫,更没有闲暇去德累斯顿画廊好好看看,且待下次再来吧。

没有去波兰之前,我对她的印象只停留于著名的居里夫人以及华沙起义,可是我们此行没有去华沙而是去了距离奥斯维辛集中营颇近的波兰故都克拉科夫城。克拉科夫位于波兰的母亲河维斯瓦河上游两岸,建于公元700年前后,历史上有300多年的皇都史,是中欧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作为皇家首都,克拉科夫拥有壮丽的建筑和街景;而之所以能成为旧时帝都,是因为克拉科夫附近有著名的维利奇卡盐矿;也正是因为有皇家和贵族的存在,克拉科夫还有波兰最古老的大学雅盖隆大学。

查查百度,居然连雅盖隆大学都没有专门的名词介绍。如果不走出国门,怎么会注意这座弥漫着中世纪风情,四处都是古典建筑的波兰故都,还有下到井深达327米,矿道长达300公里,连接2000多个工作和生活的维利奇卡盐矿矿洞呢?又哪里会将知识的探针搜寻到波兰立陶宛王朝,关注它曾经的盛世辉煌呢?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这座波兰最古老的大学,建立于1363年,却在二战中,学校全体教师被杀的人间至惨至酷之事呢?如今,走在克拉科夫的广场上,人们脸上始终都洋溢着微笑,如果你朝走近你的人嘴角扬一扬,你一定会收获非常明媚的微笑,那个人甚至会停下一秒来看着你笑,或者示意招呼。小卜在我耳边一直说,她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广场上的人们都在笑。这是怎样的一座富有生命力的城市呢?我想如果一个国家、一座城或者一个个体永远有魅力,一定不是因为她总在咬牙切齿地用力证明什么,而是她始终都有发自内心的微笑的能力。

我们的中东欧行中最大的彩蛋莫过于波兰弗罗茨瓦夫。好吧,让我抄抄百度上其他游客的描写吧,“波兰的弗罗茨瓦夫被称为‘小矮人之城’,漫步在这里的大街小巷,不经意间,你就会与一个‘小矮人’相遇。它们由铜铸成,个头和立起来的一本书相当,活泼可爱,憨态可掬,有的阅读书籍,有的骑着摩托,有的演奏小提琴,有的正享用冰淇淋。它们仿佛落入凡间的小精灵,被仙人施了魔咒,永远定格在某个瞬间”,“这座小城里共‘栖息’着319个小矮人,要把它们都找齐,绝对费时又费力”,“弗罗茨瓦夫被欧盟授予2016年‘欧洲文化之都’的荣誉称号,小矮人功不可没”。美丽高冷的黄帆,她善于旅行、善于搜索的能力总能让我们抓狂之际豁然开朗。也多亏她的搜集,我才得见这一组可爱的小矮人铜像。太惊喜意外了!

外三篇:最朴素的情话

我们这趟中东欧之行,最幼齿的有“10后”,最资深的还有“50后”,最多的是夫妻,也有父女、母女、祖孙、父子,等等,组合多元且混搭,饶有情致。一路上,山高水远,没有了家庭、工作以及人情琐事的干扰,大家在情绪上格外自然、放松,各种秀恩爱、晒甜蜜,狗粮多得完全能抵得过此行所有的西餐与中餐以及啤酒和冰激凌,而最让人感慨动容的则是一些很不经意的默契与表白。有那么一下,大家在车上调侃许夫人刘念群老师对许序雅老师的照顾与关切,许夫人很坦然地宣言道:“那是啊,我就这么一个老公……”,一下全场失声,夫复何言,夫复何言!好话被刘老师先说了,龚国庆老师的夫人池萍老师便以实际行动对刘老师的话进行注解,她对龚老师那种悉心照拂,默默相伴以及无问西东的追随,让一旁的我万分感慨。兼任学院工会主席的龚老师为人行端步正,处事温润圆融,说话贴切到位,一切的一切,原是离不开身后如此坚强柔韧的支撑啊。且来一段龚老师的精彩发言:“几千年历久弥新的文明,是经得起说、经得起批评的,要有自信。只要保持谦虚谨慎,拜天地为师,拜众人为师,拜古今中外的圣人为师,拜古今中外的文明为师,我们就能创造出更新、更宜人的文明!”

有天使相随

出门旅行,体验的就是舟车劳顿、饮食作息差异以及风土人文的迥异甚至不同声音的质疑,但也有非常非常Surprise的时候,我想那一定是上帝在微笑,让天使相随了!我们这趟中东欧之行,最要感谢的就是刘力坚、张静夫妇把他们才四岁的萱萱带来旅行了,我在心底说,她一定是上帝派到我们这趟旅行的天使!我们的旅行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中途到伊斯坦布尔转机,再飞到柏林,大约有16个小时的旅程。甫一下机,连口水都不待喝的,就开始了柏林的观光行了!而欧洲大巴车按照欧洲人的体型、身高设计,台阶和座位都特别高,萱萱迈着她的小短腿,就这样跟着大人们一起上上下下,开启了她的中东欧之行。

一路上,萱萱从来不哭、不闹、不作、也不刻意秀,大人都没有她那么好的忍耐劲和涵养功夫。等到和一车的人都熟悉了,萱萱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每和一个人对上眼,她都笑成一朵花,那眯成一条缝的月牙眼,看得人心晴眼亮的。最有意思的是,萱萱与人打招呼的方式:不很大的声音、不贸然肢体接触,等走近了你,再仰起头,很开心地“噫”,如果你有呼应了,她便和你欢笑、嬉戏;如果没有,她便稍稍淡然地走开,不尴尬、也不失望。实在熟悉了,她也会一刻不停地摆起鬼马动作等着拍照!如果你愿意蹲下来,看着她清亮的眼睛听她说,她会很认真地告诉你,爱莎公主住在城堡里,那城门上摆着pose的希腊勇士雕塑是两个男人在玩石头剪刀布,她最喜欢的是ice cream,她的牙齿因为吃多了糖,被虫蛀了,吧啦吧啦的,口齿伶俐得不行。让人极感惊讶的是,在夜风拂拂的布达佩斯游轮上,大人们被多瑙河两岸的景致迷得不要不要的,又唱又跳又各种拍照的,萱萱却独自坐在游轮的角落里,一颗一颗地品着青豆!等到大人们嗨够了,想起她时,她又配合着大人们的情绪,表演她拿手的劈叉,那份专注和认真劲,让人感动得心都疼了!她果然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坐着她的“劳斯莱斯”车,给我们这一路的行旅带来欢笑与开心,让我们深切地感到所有的遇见都很美好!太谢谢萱萱所释放的纯真善意了,更感谢她优秀的姥姥、姥爷的所有辛苦付出和培养。

没有合影,怎么能叫一路同行呢!

我们这次的中东欧行走路线会绕经波兰的克拉科夫,让我们知道世界著名的雅盖隆盛世以及雅盖隆大学,会在捷克的库特纳・霍拉停留,特意去看当地的人骨教堂,多亏了博学的许序雅教授事先的路线设计。而一路上,他的世界历史教育背景总是能让我们颇感知识板块的残缺,多谢许教授问无不答,答无不尽的善意,到回程的这一天,许教授终于累得失声了!辛苦了!

还要感谢很少发声,却总是默默奉献的冯福生老师。老先生一天到晚都背着沉重的相机,不仅尽心尽力地为团友合影,还努力专拍每处风景的绝胜处,更不漏时机地抓拍旅行中的精彩细节,确实是旅行中最不能或缺、却出镜最少的存在!

还有何晓东、胡晓燕及其公子一家。出到异国他乡,熟稔的外语实在是非常必要,不然连吃个饭、看个景都很成问题。有那么一次,只能在加油站自己点汉堡,多亏何老师一家三口全部出动为大家翻译服务,他们自己却最后用餐。而大家焦急慌乱中,甚至连谢都忽略了,只能惭愧地事后道谢啦。而在波兰的维利奇卡盐矿,负责讲解的小姑娘只会英文,而且还讲得忒快,关键时候又是何家三口为大家翻译服务,多谢多谢啊!

当然,具有同样语言优势的包央老师也不会被大家忘记的。包老师的内秀实在只有走得近了,才体会得深。每当女团员们需要买化妆品什么的,必然会四处寻找包老师,没办法,谁叫她既有语言优势还懂得多呢!

哦,必须要感谢我们的龚国庆老师。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团员掉队了,必然是龚老师迈开长腿,一马当先,不辞辛劳地去找回来,真是难为龚老师了。而碰上团员产生不良情绪时,龚老师也总能用充满辩证和哲理的话安抚和开解。有如此任劳任怨又睿智宽厚的带队主席,我们的旅行果真是不忘初心,以快乐为马,奔行天下!

最后还是要感谢我们的领队荣姐(荣炯老师)以及导游史先生。荣姐曾在学院教务办为我们做过许多教学上的琐事,认真、仔细;离开学校之后,荣姐的职业转型非常成功,不仅让我们深切地体验了中东欧的风土人情,还好好地品尝了一把著名的捷克啤酒、烤猪肘等等,快意快意!还有陪伴我们一路的导游史先生。如果说领着我们看风景,顶着烈日给我们讲解,然后又忙活着帮我们订餐、安顿住宿都是他的分内之事的话,那么在最后的一站中,他帮着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一张一张地填写退税单,那就是额外的奉献了。且不说当他看见我们如此好学、安静地听他说道时,几至亢奋地跟我们没完没了地说,实在是辛苦得都有些声音嘶哑也不舍得停下的那股劲儿!诚如龚老师所说的那样,没有谁的善意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付出。谢谢荣姐以及史导带给我们的这趟愉快的中东欧之行!

最后,借用本次旅游的组织者龚国庆主席的话作为结束语:“飞行两万公里,乘车三千多公里,走路无数步,历时16天的中东欧旅游顺利结束。此次旅游,饱了眼福,长了见识,练了身体,甜了爱情,增了友谊(老友增添新友谊,新人成为好朋友),分享美景造福业,产生生活新动力……